草莓荔枝小猪丝瓜

残魂其实就是高阶修士的残破的元神。普通人死后只是一道无意识的能量,很快就会因为一些外界的干扰而烟消云散;低阶修士死后,元神是带有一定记忆的,只能算是一股有意识的能量,而且因为低阶修士的元神太过脆弱,保持的时间也很短。

除非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,有的意识能量机缘巧合之下没有消散,越来越强,最终就变成成为了鬼修。鬼修随着实力的提高,会逐渐的恢复生前的一些记忆,而且慢慢的凝聚成形,重新生成身体。不过这样的身体一般都比较脆弱,至少比同阶修士要差得多。

而高阶的修士,因为元神本身就比较强大,如果死后才能保持生前的样子,也能保存生前大部分的记忆,若是机会合适,说不定还能夺舍重生。这玉佛之中的残魂也不知道保存多少年了,却还保持着原来的面貌,以前的修为肯定不低。

“小子青阳,不知前辈如何称呼?”青阳拱手道。这独角老者不管现在怎么样,以前的修为肯定比青阳高,称一声前辈理所应当。

“如何称呼?是问本王的名字吗?”那独角老者喃喃的说道,随后做出一副思索的样子,过了很久,才道:“本王也记不甚清,记忆中好像有人曾经叫过本王独角鬼王。”

“独角鬼王?你是鬼修?”青阳讶然道。

那自称独角鬼王的老者茫然道:“好像是吧。”

能留下残魂的,也不一定都是高阶修士,若是高阶鬼修被打散了身体,打碎了元神,最终也有可能成为这个样子。这独角老者应该不是幽冥真人那种鬼道修士,而是由真正的鬼物修炼而成的鬼修。

青阳对鬼修了解的不多,但也知道,能够成为鬼王的,修为至少也是金丹元婴期以上,这样的修为在九州大陆这边已经属于顶尖实力了,能对他构成威胁的很少,竟然也被打成了这样。

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,青阳知道,在九州大陆是很少有鬼道修士的,更没听说过哪个地方出过高阶鬼修。偶尔冒出来的鬼修,要么是像幽冥真人那样外界流落过来的,要么是产生时间不长的低阶鬼修,完凭本能行事,嗜血残暴,很容易招致仙门正道修士的斩杀。所以这独角鬼王应该不是九州大陆的。

看来那幽冥真人说的不错,九州大陆确实只是个小地方,外面的世界很广阔,等自己的修为高一些,一定要出去闯荡闯荡,看看外面的修仙界是什么样子,修仙的极致究竟如何。

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,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到那一步呢,青阳回过头来,问道:“前辈为何会藏在这玉佛之中?”

妖娆美女开胸装秀豪乳

那独角鬼王思索了一阵,道:“详细的情况本王已经想不起来了,只记得本王好像是被人打伤,几乎彻底消散,只有一缕残魂逃了出来,之后遇到了一尊养魂玉制成的玉佛,于是就躲在了里面陷入沉睡,只有偶尔感应到阴冥鬼气的时候才能醒过来一次。”

“什么是阴冥鬼气?”青阳疑惑道。

那独角鬼王略微停顿了一下,道:“阴冥鬼气是对所有鬼道修士真气的统称,比如常见的僵尸尸气,鬼物鬼气,鬼道修士的冥气,以及地穴、阴脉所产生的能够让鬼修提升修为的阴气……”

听了独角鬼王的解释,青阳总算是明白了,鬼道修士与普通的修仙者是不同的,普通修仙者从外界吸收的是灵气,在体内炼化成为真气储存起来。而鬼道修士吸收的则是地穴和阴脉之中的阴气,修炼出来的是鬼气、冥气,这些东西统统称之为阴冥鬼气。

独角鬼王是鬼修,对阴冥鬼气比较敏感,所以才会在每次感应到阴冥鬼气的时候醒过来。玉佛之前的主人不清楚这一点,把独角鬼王清醒过来当成了神佛显灵,最终传出了这玉佛很是灵验的说法。

今天独角鬼王清醒过来,看来应该也是感应到了阴冥鬼气,至于阴冥鬼气的来源,很简单,肯定是从那幽冥真人身上来的。青阳近距离观看幽冥真人跟贺兰峰战斗,最后又被他拍了一掌,身上应该沾染伤了不少的阴冥鬼气,所以拿起玉佛的时候才会被感应到。

记得在开元府的河心岛时,洪满天曾经说过,若是能把这玉佛之中的残魂炼化,岂不是多了一个战斗帮手?现在想来,那纯粹是在忽悠大家,鬼王级别的残魂岂是开脉境修士能够炼化的?说不定没等自己炼化别人,反而先被对方给吞噬了。

鬼道修士跟普通修士可不同,普通的修士有仙门规则约束,修仙界秩序井然,大部分的修士都不会做太过出格的事情。

而鬼道修士就不同了,很多都带着原本嗜血残暴的本能,鬼修之间根本就没有秩序可言。因为阴冥鬼气相互通用,掠夺别人的阴冥鬼气为己用就经常发生,相互之间残杀掠夺极其常见。

当然了,就跟人类修士一样,鬼道修士肯定也是有好有坏,但是跟普通修士比起来,这个几率几低多了,正好被自己遇到的可能性就更低了。尤其是修炼了无数年的鬼王,老奸巨猾,可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开脉境修士能够应付的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掉坑里了。

这独角鬼王看起来懵懂无知,似乎丧失了很多记忆,可谁知道这一切是真是假?说不定他只是故作茫然来迷惑自己的。慎重起见,青阳觉得自己还是尽快把神念撤回去,让这鬼王继续沉睡好了,免得自己什么时候不小心中了对方的圈套。

在青阳思考的时候,那独角鬼王脸上露出了一丝踌躇之色,却始终张不开嘴,此时眼见青阳的神念就要撤出去,无奈之下他终于开口了,道:“青阳小友莫急,先听我几句话。我在这玉佛之中不知道沉睡了多少年,以前也曾清醒过很多次,却从没有人能够进入我的意识空间,看来小友也是一名修士,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

 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