芭乐视频下载免费观看

“女人何必为难女人?”

九凤脸上没了笑容,她稍稍一晃神,受了石矶一礼,九凤苦笑一声,声音发涩道:“琴师可真令九凤为难……罢了,受一礼,我便……”

“祝九妹!”

一声浑厚的声音从殿内传来。

接着,是脚步声。

一个身裹兽皮,手拄木丈的赤脚大汉走了出来,大汉身材高大,肌肉虬结,一双大脚尤为有力,踏地有声,步履之间大地震动,好似一座大山移动。

九凤欲言又止,看向来人,最后一切皆化为一声:

“大兄。”

来人对九凤点头了点头,越过她挡在她身前,厚实的好似一堵墙。

来人目光清澈如水,专注如一,他至始至终都看着石矶,好似凝视梦中情人,一往情深。

石矶无喜无怒,波澜不惊,她目光不躲不闪,直视来人,却冷淡如水。

两人一阵凝视。

娇俏少女粉嫩露玲珑身段

来人憨厚一笑,声音豪迈道:“我是该唤石矶,还是该唤琴师?”

一开口,先声夺人。

石矶淡淡一笑,问道:“还叫夸父吗?”

一句话,殿内殿外皆抽气。

夸父眼神微冷,一个字掷地有声:“叫!”

“哦。”

一个字的回答,漫不经心。

“还没回答我该唤什么?”夸父目光一如既往的专注、执着。

“看。”

两个字的回答,却很认真。

“哦?还请不吝赐教!”夸父言道。

石矶气定神凝的说道:“若夸父大巫是为百年前的事而来,就叫我石矶,若大巫前尘尽忘只为今日之事而来,便叫我琴师。”

“前尘尽忘……”夸父叹息一声,“我是忘了,可有一只蜜蜂在我耳边嗡嗡了百年,我又找回来啦!”

“蜜蜂?”

“它呀!”

石矶记起来了,桂花树下,监视她二十年,被嫦娥一针刺穿翅膀又抬手放走的那只妖蜂。

“知道小妖?”

“应该知道的。”

夸父一瞬诧异片刻恍然。

石矶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过了片刻,她问道:“信和四脚好吗?”

既然那只妖蜂嗡嗡了百年,她与夸父的恩怨也就不用回避了。

夸父的眼神柔和了下来,他笑着说道:“信,长大了,很聪明,四脚也很好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石矶想起她那位抓着软趴趴四脚蛇哭得稀里哗啦的夸信小朋友,眼中笑意加深。

两人都没有再说话,任由缓和流逝、冷却。

好一阵沉默。

夸父率先叫了一声:“石矶道友。”

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。

“我已经打算揭过了。”石矶说道。

“那是因为赢了。”夸父说道。

“我赢了什么?”石矶问。

夸父沉默片刻,说道:“我输得很惨。”

他输掉了自己,输掉了两万年的记忆,他只能从别人口中知道以前的他,他都无法判断那到底是不是他。

石矶哈了一气,说道:“我也输得很惨,一身重伤,遭人算计,百年漂泊,朝不虑夕,我都是小人物,大人物手中的棋子,又何必互相伤害。”

石矶的话令整个天地都失去了声音。

他们听到了无奈,听到了辛酸,听到了压抑。

小人物,棋子,他们也许也是。

“可是石精!”

一句话道出根源。

“我是石精!”

一句话傲骨凌云。

“这就是我们之间解不开的结。”夸父叹息道。

石矶冷笑一声:“怪我喽!”

“这大概就是命。”夸父说道。

“哈哈哈!命,一个大巫竟然给我说命,可笑!”

石矶抚掌大笑:

“如果是命,百年前就赔了一条,今日莫非还要再送一条不成?今日帝尊可不在!”

石矶这话说的毫不留情。

“……”

夸父怒了,他大笑一声,道:“果然比传言中更猖狂!”

石矶一翻手,太初落于她手中。

“琴师,且慢!”

九凤急忙阻拦。

“琴师,息怒!”

烛火跑了出来。

紧接,一个个大巫都跑了出来。

琴师的琴,太诡异,百年前,夸父心力耗尽连帝尊都束手无策,要不是巫婆婆一碗汤,今日巫族恐怕就只有十一大巫了。

经过百年,她的琴到底有多危险可怕,没人说的清,总之,她的琴还是不动为好。

“知道我为什么是最后一个到的吗?”夸父问道。

“因为我去了一趟巫神殿!”

刑天、玄雨脸色一变,其他大巫没了声音。

 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